法治宣传网
法治宣传网   合作请联系QQ:871973841    热线:010-86393506
法治研究 宪政 行政 廉政 司法 法院 检察 监察 公安 理论
社会经济 社会 经济 国土 环保 文教 医药 养老 三农 民法
律政普法 律政 评论 话题 访谈 普法 案件 公益 资讯 维权

恒大斥贾跃亭欲毁约 FF:对方没能履约

发布时间:2018-10-11      来源: 新京报    点击:

10月8日下午,经历近20小时挣扎后,FF回应了与恒大健康的争议。FF发声明称,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恒大健康没能履行承诺和支付同意的款项。恒大健康不应该一边扣留款项,一边阻止FF接受其他投资。

  10月7日晚,恒大健康一则公告将其与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之间的“不睦”公之于众。

  恒大健康公告称,支付给FF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FF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同时,贾跃亭方面已于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继白衣骑士孙宏斌之后,FF距离量产渐行渐近之时,贾跃亭又与恒大许家印“闹掰”。尽管FF在声明中仍然强调生产和交付新车的愿景,“将在2019年推出一款具有颠覆性和革命性的汽车”,但FF广州工厂建设方案调整,并且进展缓慢,外界担忧其量产对赌协议或难完成。

  FF回应与恒大健康的分歧

  FF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一份声明显示,其与恒大方面争议焦点在于,恒大健康希望在提前支付款项时得到控制权,而FF认为恒大健康没有按时完成付款,所以进行了解约。

  FF称在FF 91对外公布量产样车后,恒大健康同意提前支付7亿美元,且恒大健康对于为何需要提前支付资金有充分的理解,即为了在2019年实现FF 91的生产和交付。但随后恒大健康以支付款项为由,要求获得FF美国和中国公司的控制权,并阻止FF接受其他融资。正因为恒大健康没能够履行承诺和支付同意的款项,FF试图摆脱其投资。

  自今年6月宣布投资以来,恒大健康与FF一直处于“蜜月期”,但在国庆假期最后一晚却反目。

  恒大健康10月7日晚的公告显示,公司控股的时颖公司于5月25日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付的8亿美元。7月份,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恒大健康表示,贾跃亭利用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力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在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而按照此前的协议,恒大应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

  FF两月花光8亿美元“救命钱”

  5月份支付的8亿美元,7月份便“基本用完”,两个月烧掉8亿美元,钱花哪儿了?

  新京报记者从多位接近FF中国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上述8亿美元或许并非生产资金,而是用于解决法拉第未来的历史遗留问题,所以,贾跃亭(法拉第)想再融资并不奇怪。

  接近恒大的分析人士表示,恒大此前的8亿美元,对FF来说可谓“救命钱”,助其度过最困难的日子。贾跃亭现在的做法,有两种可能:一是公司走出最困难的阶段,现在或有新的接盘方,贾跃亭可能觉得之前“贱卖”了公司股份,想通过设置一些门槛把恒大的股份摊薄甚至踢出局;二是不排除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

  多位受访的知情人士也表示,上述8亿美元用完之后,贾跃亭方面有再融资的需求,可能出现新的接盘方,贾跃亭方面不希望恒大一家独大,欲通过融资稀释恒大控股权。

  另有分析人士表示,基于公告的内容来看,双方在前段时间的合作难有“愉快”可言。

  记者多方采访证实,恒大法拉第在广州的工厂建设修改了部分施工方案,目前进展缓慢。同时,恒大方面对FF北京员工进行了薪酬及人事方面的调整。

  对此,远在美国的贾跃亭“很愤怒”,原本准备的针对恒大健康的声明一拖再拖。

  FF广州工厂建设进展缓慢

  恒大与FF生隙,恒大法拉第在广州南沙区的工厂(下称“FF广州工厂”)建设进度也备受关注。

  此前,FF广州工厂停工的消息一度甚嚣尘上。9月27日,一位熟悉该工厂建设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工厂仍在建设阶段,不存在停工一说,只是方案略有调整,对承建商做了一些微调。

  10月7日晚,一位参与施工的第三方工作人员介绍,调整承建商,一来一回,进度更慢,“之前听说2019年底要开始生产,照现在的进度,到时候厂房都不知道能不能盖好。”

  此前的8月14日,恒大法拉第的揭牌仪式上,董事长彭建军曾称,要尽全力确保FF 91在2019年第一季度按时达到量产的目标。

  不仅如此,该工厂的土地招拍挂信息中,也有建设进度的要求,比如需在24个月内建成投产;项目开工后五个季度内须取得纯电动汽车准入的项目核准等要求。

  另据了解,作为FF的CEO,贾跃亭可能对工厂的建设进度和量产负有责任,甚至可能签有对赌协议。恒大健康7日晚间的公告也提及,恒大健康和FF,及贾跃亭为首的高管团队有相关协议。

  因此有受访人士猜测,FF广州工厂的建设进度或许是贾跃亭的对赌协议内容,而恒大更换承建方影响工期,或是此次事件的“导火索”。

  但一位接近恒大的人士则否认了上述说法,“恒大在此次事件中是受害者,恒大均按时履行合约,此次争夺也与控制权争夺无关,主要是贾跃亭没钱了。”

  知情人士:双方早有猜忌

  接近FF的知情人士认为,双方的猜忌从恒大法拉第揭牌仪式就开始了,当时任命的高管全部来自恒大。

  恒大法拉第成立后,恒大还直接管理了原FF中国的员工,并对其工作地点、薪酬体系进行了调整。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原FF中国的核心员工目前向FF团队(即贾跃亭团队)汇报,而大部分员工则接受恒大法拉第的管理。

  对恒大法拉第员工薪酬减半的传言,多位受访的恒大法拉第员工表示,目前薪资改革落实未满一月,还不能判定是否较之前有所提升,可以确定的是并非网传的变相薪资减半,但一些生病或有特殊情况的员工,可能会对绩效工资有所担心。

  除了人员和薪酬调整,恒大还在积极为恒大法拉第筹备高管团队。

  6月25日,恒大健康投资FF的公告显示,恒大将向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派驻两名董事。8月14日,恒大法拉第进一步披露,多位来自恒大的内部人员出任公司高管。

  此外,在恒大入股后,原FF在国内的公司基本完成改名,即加上了“恒大”字样,比如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改作了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后者为FF香港的全资子公司。



(责任编辑:总编办)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   国务院法制办  |   新华访谈网  |   中国法院网  |   基层法治研究网  |   财政部  |   京师刑事法治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政协全国委员会  |   国家信访局  |   审计署  |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网  |   中国法理网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刑事法律网  |   新华网  |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人大网  |   天涯社区法治论坛  |   公安部  |   司法部  |   中国法学会  |  
共建单位: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