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宣传网
法治宣传网   合作请联系QQ:871973841    热线:010-86393506
法治研究 宪政 行政 廉政 司法 法院 检察 监察 公安 理论
社会经济 社会 经济 国土 环保 文教 医药 养老 三农 民法
律政普法 律政 评论 话题 访谈 普法 案件 公益 资讯 维权

河北故城法院:这样的判决如何彰显司法的公平公正?

发布时间:2019-04-25      来源: 中华发展报道网    点击:

        近日,本网收到来自山东省莘县莘州建筑有限公司(简称“莘州公司”)的爆料,诉称自己无端卷入了一桩合同纠纷案,导致自己的银行帐户被冻结并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莘州公司”认为,该案的办案人员可能涉及渎职等违纪违法甚至犯罪行为,应依法追究办案人员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飞来诉讼,账户被封

       “莘州公司”是一家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公司,雄厚的资金和过硬的技术不断地创造出优质和样板工程。2016年1月27日被河北省故城县郑口镇一名叫陆书恒的人告上了法庭,诉求是所欠工程款135900元,案由为合同纠纷。河北省故城县人民法院在没有查明事实真相的情况下,擅自支持了原告陆书恒的诉求。

       事实上,“莘州公司”并不认识此人更没有跟陆书恒签订过任何合同。面对河北省故城县人民法院作出的支持原告陆书恒的诉求,于2018年2月7日提起上诉,此案发回重审后,依法驳回了陆书恒的诉讼请求。

先刑后民,怎能成空

       2016年3月18日, “莘州公司”发现账户被冻结,经与银行联系,方知是河北省故城县人民法院查封,冻结下达裁定书是该法院法官袁章红。

       2016年3月21日, “莘州公司”主动找到主审法官袁章红表示对该裁定书有异议,当日从袁章红法官处查阅并复印了原告陆书恒诉公司的证据材料,经公司辩认发现“莘县莘州建筑有限公司”及“莘县莘州建筑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的印痕与公司印章不符,是有人故意伪造的。

       “莘州公司”依据事实于2016年3月24日,将“管辖权异议申请书”邮寄给法官袁章红。该法院未参与案件审理(审查)的法官驳回管辖权异议。 “莘州公司”至今不明白袁章红与袁庆芝是何关系,为什么驳回异议的法官不是袁章红而是袁庆芝?

       2016年4月15日, “莘州公司”将从袁章红手中复印的材料递交到山东省莘县公安局,莘县公安局依法进行侦查后,于2016年12月23日予以立案并告知了公司。

       2016年10月28日,此案由袁章红法官适用简易程序独任审理, “莘州公司”当庭提交了莘县公安局调查的印章、材料等,认为应按照“先刑事,后民事”的原则中止本案审理。庭审中袁章红法官未将其做为争议焦点。庭审后, “莘州公司”于2016年12月24日将莘县公安局的《立案决定书》及《主案告知书》寄给法官袁章红再次要求中止该案审理。

       河北省故城县人民法院未向公司送达任何文书,本案由使用简易程序改为普通程序。该案经辩论后,于2017年7月23日审理终结。9月份,法官袁章红给 “莘州公司”寄达了一份王嘉芳的询问笔录,公司收到后,于2017年10月15日向法官提出了法律意见,该案已审理终结,此案已不符合继续取证的法定条件,也不符合法院依法取证的条件,袁章红已丧失了居中裁决之位置。

       “莘州公司”认为,王嘉芳既然是伪造公司印章的嫌疑人,并且公司也将山东省莘县公安局立案决定书作为证据交给了袁章红。袁章红作为一名法官,理应依法将其扣留并移送公安机关。而不是在明知涉嫌刑事案件的情况下听之任之、任其离去。

       “莘州公司”质问,究竟是谁侵害了公司的利益,是谁假借公司之名伪造公司印章,又是谁未经查明事实真相妄下判决冻结了公司的150000的现金?河北省故城县人民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查明一个叫王嘉芳的人直接导致了这起合同纠纷案,而此人也和公司无任何关系,竟然罔顾事实,作出对公司不利的判决。

有违法律 应该追责

       莘县莘州建筑有限公司代理律师认为,河北省故城县人民法院在审理本案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在实体中还是在程序上,有违如下法律规定。

       (一)根据(2016)冀1126民初203号《民事裁定书》内容显示,陆书恒未按规定向法院提供担保,违反《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二款之规定。

       (二)袁章红来山东省莘县查封公司账户,查封后应主动向公司送达查封文书,在诉讼过程中,又一次续封直到今天,袁章红也未向公司送达续封查裁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三条规定》人民法院保全财产后,应该立即通知被保全财产的人。而袁章红明显违背该条法律规定。

       (三)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应该以刑事案件查明事实为依据,另行审理民事部分或刑事附带民事,故本案应该中止审理,而袁章红在公司多次提出中止审理的事实与理由后,依然不予采信,严重违背了“先刑事后民事”的审理原则。

       (四)违法调查取证。2017年7月25日开庭审理,8月24日对当事人王嘉芳进行调查取证,这严重违反了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民诉法解释第九十四条的调查取证的规定,也违反了民诉法第九十七条的法律规定,也就是说举证、质证、辩论结束后,依据证据、辩论法庭便可择日判决不再进行取证,而河北省故城县人民法院法官袁章红无视法律规定,庭后又主动进行调查取证,从主观上偏袒陆书恒,尤其是发现陆书恒没有证据后违法进行调查,有枉法裁决的故意。另外袁章红作为一名司法工作人员,负有抓捕或举报嫌疑人的职责,其发现王嘉芳后不予实施具体行动,是一种渎职行为,且性质恶劣,给公司造成了极大的损失。同时也影响了本案的公正审理 ,希望有关职能部门以法纠错,严查袁章红等一些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追究其应负的法律责任。(本网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FZXC)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   国务院法制办  |   新华访谈网  |   中国法院网  |   基层法治研究网  |   财政部  |   京师刑事法治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政协全国委员会  |   国家信访局  |   审计署  |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网  |   中国法理网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刑事法律网  |   新华网  |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人大网  |   天涯社区法治论坛  |   公安部  |   司法部  |   中国法学会  |  
共建单位: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