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宣传网
法治宣传网   合作请联系QQ:871973841    热线:010-86393506
法治研究 宪政 行政 廉政 司法 法院 检察 监察 公安 理论
社会经济 社会 经济 国土 环保 文教 医药 养老 三农 民法
律政普法 律政 评论 话题 访谈 普法 案件 公益 资讯 维权

器官贩卖,逼迫未成年人卖淫,人贩子的可怕你永远想象不到

发布时间:2019-03-26      来源: 电影工厂    点击:

转自:刑事视野

来源:电影工厂

作者:厂长

 

两会期间有个提案,就是希望人贩子死刑。这些年,最害怕看到拐卖相关的话题,每一个背后的故事都让人或唏嘘或痛哭。据《公安统计年鉴》统计,我国每年大约有2万被拐卖妇女、儿童案件,平均下来每天就有50余起。每天50余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这意味着,一天24小时,每个小时都有孩子被人贩子拐走。而能被找回的概率,只有0.1%。拐卖一个孩子,成本极低,只需要几句诱骗的话、几块糖;利润极高,一个孩子转手卖几千上万;而代价又极小,就算坐牢也不会超过10年。那些拐卖孩子的人贩子在笑着数钱,背后那些妻离子散的家庭,却摇摇欲坠、疯疯癫癫,那些被拐骗的孩子,从被带走的那一刻起,人生,便暗无天日。而除了卖的人之外,面目最可憎的是那些买的人,他们明知道这些孩子来自于哪里,为了自己的私欲,他们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今天,这篇文章,大家都看一看,一是社会险恶我们需要更加小心,二是恶人作恶,旁观者沉默也是一种恶,很多时候,正是我们的沉默和无视,纵容了恶的滋生。

 

“你知道现在的人贩子有多‘专业’吗?”

 

坦白讲,我在刚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是答不上来的,直到看见了这个——

 

一对夫妻周末带着孩子一起逛街,途中孩子突然不见了。于是妈妈开始四处寻找,爸爸也在情急之下触碰了公安报警系统。

 

随着警报的拉响,商场在短暂的时间内得以封锁,虽然人贩子没能抓到,但万幸的是,孩子已经找到。

 

可当妈妈再次见到孩子,她还是震惊了。

 

因为眼前的宝宝不仅换了身衣服,而且连头发也被剃得变了副模样……

 

 

 

以前看电影时我总说,最怕不过“真事改编”。

 

特别是这种拐卖儿童的题材——

 

有些画面若不亲眼见到,可能真的很难戳中你的痛点。

 

有一部日本电影《黑暗中的孩子们》,讲述了记者南部浩行在泰国调查“非法器官移植”的事情。

 

 

既然非法,肯定就有“不择手段”。

 

没错,为了赚到这笔钱,很多介绍人都会将拐来的孩子卖到医生那里,然后以一命换一命的方式来完成这项手术。

 

 

有时候,一台手术还需要两个备用,若是情况稍有不慎,那么死去的孩子就会是成双的。

 

 

除了“器官移植”以外,还有很多小孩会被卖去当童·妓。

 

在这个不大点的空间里,饱受黑暗的折磨。

 

 

也不知是被折磨了多久,很多孩子都已经渐渐麻木,在他们本该洋溢着笑容的脸上,你却根本看不到一丝童真。

 

 

不夸张,电影138分钟,我整整痛了138分钟。

 

因为在这两个多小时里,我看过孩子们被打骂、被烟头烫。

 

 

也见过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被恶意录像……

 

 

等麻木的表情好不容易稍稍有些舒展,竟还是在他们被恶魔凌辱的时候。

 

 

总之,关于那些被拐儿童的生活——

 

以前只能靠想象的画面,现在终于有了具体的、写实的镜头。

 

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敢看它第二遍的原因。

 

电影里的故事是不幸的,残酷的是,比电影更不幸的故事,几乎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上演。

 

 

 

据官方统计,我国每年失踪儿童大约在一万人左右,而第三方机构估计出来的数字则高达7万人。

 

中国最大的寻子网站“宝贝回家”,从2007年成立以来到现在的几万多条寻亲信息,最终一家团圆的仅有2500多人。

 

其中,贵州、重庆、四川三省是儿童失踪的重灾区,之后人贩子会将拐来的孩子卖到广东、福建、河南、河北和山东。

 

 

这些被拐卖的孩子,大多数是为了传承香火。

 

因为一个传宗接代的男孩子很重要,一个能生男孩的女孩子也很重要。

 

呵呵,传宗接代?

 

在福建,有个被拐女孩名叫张李平。

 

她当初被拐卖的时候,年纪只有5、6岁,只是睡一觉的功夫,她就从父母的掌上明珠变成了买主家里的小奴隶。

 

 

一天到晚干各种农活,稍有个做得不对的地方,招呼她的就是拳打脚踢,饭从来都是在一边蹲着吃,要是想多吃一碗,等着她的又是一顿打。

 

就算是刮风下雪的冬天,她还是得光脚出去砍柴,明明脚都已经冻得骨头都露出来了,还是有可能因为砍不够两担柴被打。

 

过了几年,买主不想要她当童养媳了,就以6000多元的价格将她卖给一个三十多岁的傻男人。

 

又是几年非打即骂的生活,直到她为这家人生下一个儿子后,才终于得到了出外打工的机会,从此逃离魔窟,而这时距离她被拐已经过去了十四年之久。

 

电影《盲山》剧照

 

2016年,一则“徐州12岁怀孕女孩被拐案”震惊朋友圈。

 

当时是一男一女带着一个特别年轻的产妇来产检,还谎称她已经20岁了。

 

医生一看觉得不对劲,这个年轻的产妇分明更像是个初中生,随即拨打110报警。

 

一看就是个小孩,还没有发育的小女孩,年龄和她说的完全不符合。

 

 

原来,这个年仅12岁的女孩来自越南,当初以30000元的价格卖给一三十多岁的男人当老婆,经历多次非正常性关系后,致使女孩怀孕3个月。

 

12岁啊,也就是上小学六年级的年纪,如果没有被拐卖,她现在可能也会跟别的孩子一样嬉戏玩闹、背着书包上学。

 

2010年9月,江西樱花苑小区,物业人员发现两个女童被铁链子锁在无电无水,门窗紧闭的屋子内。

 

两名幼女看上去仅三四岁,穿着破烂不堪,蓬头垢面,全身布满被蚊虫、苍蝇叮咬的红斑、肿块,身上臭味难闻。分别被一根长约1.5米、拇指粗的铁链子锁在厨房,一头锁在左手腕,一头锁水管上。

 

 

工作人员要上前帮助她们,准备拿老虎钳剪断铁链时,两个孩子突然开始大吼大叫:

 

“不能动,不能动,‘爸爸’回来会打死我们的。”

 

被拐的女孩子似乎大多数的结局只能是这样。

 

被卖到山区当童养媳,只为了等着长大以后像生育机器一样,不断的生孩子、生孩子。

 

或者是被更恶心的人送到有虐童癖的人手中,不愿意就会遭受强奸、殴打,甚至引诱吸毒,一步步诱导犯罪等各种令人作呕的行为。 

 

 

对于那些被拐卖的男孩子,人贩子把拐去的孩子送去当童工:

 

 

打断他们的手脚,让他们去乞讨:

 

 

如果今天没要回来多少钱,还要不停的被打、被骂:

 

 

当年,年仅10岁的周燕东被人从老家拐骗到深圳,每天都被逼着乞讨赚钱,因为她是那群孩子中最不听话的一个,所以每天遭受的打骂也最多。

 

 

90年代出生的薛启辉,当初被拐卖到广州时,也只有3岁。

 

被人贩子打断了手脚,每天的生活就是乞讨和流浪,连他自己都说:

 

“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在他看来,即使已经落下了一个终身残疾,但是幸好还能活着,但是有些和他一样的孩子呢,他们被灌屎尿、被折磨……

 

难以想象的一幕,为了人贩子们的一己私欲,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这些被称为“祖国的未来”的孩子们身上。

 

就像里根说:“任何一个孩子因死亡、离婚、被抛弃而失去父母,永远是个悲剧。”

 

只可惜,这些最正常不过的人生最终被人贩子一手摧毁。

 

 

 

你以为人贩子离你十分遥远,其实并不然!

 

青天白日,精密的筹谋、看似完美无缝的接应,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因为孩子们还不谙世事、甚至不会说话、不会求救,为他们犯罪提供了更低成本的风险。

 

而事实上,为了拐走一个孩子,人贩子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强拉硬拽:

 

2018年5月,一名人贩子公然在路过一家店门口时,顺势牵起旁边的孩子就要走,幸亏孩子哥哥反应及时。

 

 

一个去买牛奶的孩子正要回家,却被突然出现的男子一把拽走:

 

 

正常放学回家的男孩走在路上,旁边面包车紧接着下来一个人,冲过去就要将孩子往车上拖:

 

 

女孩一个人独自在家看超市,没想到陌生人竟不顾摄像头动手将其抱走:

 

 

他们恶人先告状:

 

曾有一位妈妈带着孩子去买菜,结果一个男人突然上来打了她一巴掌,吼了一句:“孩子生病,你还带出来”,然后抢过孩子,说着就要去医院。周围人目瞪口呆,但也以为是家庭纠纷,没有阻拦。

 

正在牵着女儿散步的父亲,面对猝不及防冲上来的女人,一脸惊讶。只听女人口口声声说他抢了自己的孩子,路人逐渐开始围观,并按住父亲,看着女人将孩子抱上了蓝色小轿车:

 

 

演员刘涛曾经也演过一个剧,混乱的人群中,人贩子假意商量帮她抱孩子,但等刘涛反应过来孩子不见了。

 

想要夺回孩子时,一个男人紧接着也出现了,扮演起了孩子的父亲和奶奶,他们联合起来不停的向刘涛泼脏水,成功把孩子带走离开。

 

 

他们还套近乎:

 

有网友曾讲过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一名人贩子,看准了家长不在,装作是孩子的父母伸手就要去抱孩子:

 

 

一名90后女子,假装护士,直接去医院里偷婴儿:

 

 

更有甚者,还会伪装成快递员、外卖员,或者是修理工:

 

网友@网友橘子FREE分享说:

 

“上个星期天下午,我和宝宝在家,拿些积木让他在餐桌上玩;我躺在客厅沙发上休息,不觉间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听见一个男人说:“小朋友,我是XX快递的……”然后就听到“砰”的一声关门声。

 

我立即冲了出去,宝宝已经走到电梯门前,电梯里有一只手伸在外面,想拉我家宝宝。我大喊:宝宝,你去哪?

 

宝宝停下来看我,我赶紧跑过去抱起他,电梯门“呼哧”一声关了。问宝宝,才大概了解事情的经过:

 

宝宝听到敲门声,开了门,看到一个叔叔;叔叔说是送快递的,又说快递落在车上了,让宝宝跟着下楼取一下。

 

但是我根本没有在网上买东西!回想起来迟一步后果就不堪设想,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但这些,这些的这些,很多都是幸运的。

 

那些不幸的呢?

 

从离开父母的那一刻,大多数的人生,就已经写好了悲伤的结局。

 

 

 

哪个孩子不是父母的心头肉?被剜去心头肉的感觉简直比死了还要难受。

 

电影《亲爱的》里,儿子鹏鹏丢了以后,田文军夫妇从此被抽走了全部的精气神。

 

疯了一样每天到处张贴儿子的寻人启事,背着个背包全国各地到处跑,为了找儿子能卖的都卖了。

 

 

就是这种时候,居然还有骗子为了骗钱给他假消息!

 

无奈的是,被骗子骗好歹还算是有点希望。

 

最令人绝望的,到后来连骗子也不来骗他了,就像石沉大海一样,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了。

 

 

有的父母,找孩子找得久了,一双眼睛比扫描仪还厉害。

 

就那么站着往街上一望,一条街几个男孩几个女孩,是不是自家儿子,一看一个准。

 

 

有的父母,承受不了失去孩子的痛苦,又生了一个孩子。

 

可内心的痛苦并未因此减轻多少,因为她觉得自己背叛了走丢的孩子。

 

 

幸运的是,田文军夫妇找到了走丢的鹏鹏,可儿子根本不认他们,还哭着让警察叔叔把他们抓起来。

 

在此之前压抑许久的田文军,这一刻再也忍不住了。

 

 

从那之后,不管他是出门倒垃圾还是干别的,都要随身抱着儿子。

 

因为他再也不允许自己的心头肉被第二次剜去。

 

 

相比其他父母,田文军的结局算是圆满的。

 

可让我揪心的是,即便孩子回来,人贩子对他们的迫害也并没有结束……

 

有的孩子被卖去深山几年,没有学习读书写字,也不曾交往知心伙伴,而是整日与牛羊为伍,过着流浪一般的生活。

 

父母为了找他,卖掉房子、散尽钱财,原本还算殷实的家庭瞬间家徒四壁。

 

当孩子再次回到他们身边时,一切都不一样了。

 

 

首先因为孩子性情孤僻,他很难融入到崭新的圈子,就连学习中碰到简单的问题,也常常处理的非常吃力。

 

更惨的是,父母在卖掉房子之后,这一家人根本没有容身之地,直到让孩子填写住址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他们竟和乞丐一样,一直屈居于大桥底下……

 

孩子的身心健康,家庭的生活保障,这些东西再没了修复的可能。

 

这都是拐卖儿童造成的罪孽。

 

 

而且,说是拐卖拐卖,现在几乎成了明抢。

 

有个小女孩被父母留下独自看店,人贩子见店里四下没有人,直接就将其抱走了。

 

就算哭闹挣扎,很多人也会觉得是不听话的熊孩子在跟父母闹脾气,见怪不怪。

 

这些人贩子轻而易举的行动背后,很可能是一个又一个家破人亡的惨剧。

 

 

今年两会期间,多位人大代表建议加大拐卖儿童的量刑力度,量刑应该重于绑架罪,最低刑期十年。

 

说实话,真的不够。

 

 

知乎上,曾有一个问题是:

 

为什么人贩子,永远都层出不穷的存在着?

 

难道没有什么可以防御的办法吗?

 

其中有一个最高赞是这么说的:

 

“拐卖这件事,与你的学识、资历、家庭背景高低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它只关乎人性的底线。而这一点上,你永远也敌不过人贩子。”

 

我们深知,没有一个社会能根除犯罪,哪怕是极权主义。恶、犯禁的欲望、渴望、疯狂都是人类的组成部分,零风险是不存在的。

 

我们更深知,仅凭我们今天这么一篇简单的文章,或许并不能对人贩子起到任何的震慑作用。

 

 

但是,我们看到了两会上,和张宝艳一样的人们,正在积极努力建议加重对拐卖妇女儿童的用刑建议。

 

我们看到,正在有成千上万的人们,走进寻找孩子的大军里,无私奉献,风雨之中无偿帮每一个家庭团圆。

 

比起那些被人贩子摧毁的一个个家庭来说,在牢里舒舒服服待上几年实在太便宜他们了。

 

几句话、几块糖、几个玩具哄骗过来的孩子,转手就卖出几千上万块,有人贩子居然说:“拐卖孩子是最容易得到钱的一种途径

 

就算被发现,等待他们的也不过是在牢里舒舒服服待几年。

 

可大家知道吗?

 

现在买卖、猎捕大熊猫,情节严重的会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捕猎猫头鹰,会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处罚金1万元。

 

拐卖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一般量刑则在5年到10年之间,这个成本实在是太低了。

 

 

若不形成足够的震慑力,还会有人将拐卖孩子视为赚钱的渠道,还会有人将魔爪继续伸向我们可爱的孩子。

 

毕竟,幸运不会眷顾每个人,在阳光背面的世界里,那些不幸的人也仍然需要一条出路。

 

至少在我们的中华大地上,不应该有一寸土地可以宽容人贩子!

 

我们也愿意去相信,这个世界的未来,美好还是会多一点。

 

每一个孩子从出生,都可以无所畏惧,看到的第一眼,都是这个人间最阳光明媚的一面。

 

上天让每一个小天使降临在人间。

 

恶魔,应该驱散。



(责任编辑:总编办)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   国务院法制办  |   新华访谈网  |   中国法院网  |   基层法治研究网  |   财政部  |   京师刑事法治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政协全国委员会  |   国家信访局  |   审计署  |   吉林大学理论法学网  |   中国法理网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刑事法律网  |   新华网  |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  |   中国政府网  |   全国人大网  |   天涯社区法治论坛  |   公安部  |   司法部  |   中国法学会  |  
共建单位:  |    |    |    |    |    |    |    |    |    |    |    |    |    |    |    |    |